logo
  1. 法律咨询
  2. 案件委托
  3. 专家论证
  4. 律师公益
  5. 仲裁机构查询
  6. 律所查询
  7. 公证处查询
  8. 积分排行

律师名片

  • 王江律师
  • 解答问题数:1649
  • 所获积分:39409
被采纳率:70% 粉丝数:3人
被点赞:42次 被收藏:3次
被分享:0
总评分:4分(满分5分)

手      机:

13693080056
(咨询律师请说明来自快十计划)

办公电话:

13693080056

所在律所: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

执业证号:

11101200210330316

联系地址:

北京市西长安街88号1016、1017室

邮      箱:

wangjiang730915@sohu.com

邮      编:

100031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 对河北籍农民郭某故意伤害罪提供法律援助案

地区: 北京
领域: 故意伤害
解决方式: 诉讼
涉案金额: 100万以上

【案情简介】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起诉书指控:201712日晚,被告人李某、郭某等人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单位值班时,对酒后前来滋事的被害人赵某某进行殴打,将赵某某打倒在地;后被告人张某某在劝离赵某某的过程中,又将赵某某推倒在地。赵某某因头枕部受力(摔跌等减速性损伤)致重度颅脑损伤继发呼吸循环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上述被告人作案后分别被抓获归案。

【律师办理情况】

20171114日,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王律师接受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为郭某涉嫌故意伤害案一审阶段提供法律援助。承办律师接到指派后立即联系了案件的承办单位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预约阅卷。承办律师阅卷后将案卷中反映的细节和对受援人有利的情节一一做了标注,希望在会见时向受援人进一步查证。

20171120日王律师会见了受援人郭某。郭某对起诉书指控的过程无异议,但表示被害人过错在先,其在制止被害人的过程中确有殴打行为,但并不会导致被害人死亡。

承办律师经阅卷和会见认为,受援人的供述和会见时的陈述内容基本一致,并与案件中的其它证据相互印证,由此判断受援人的供述是真实可信的。

承办律师根据上述分析,在开庭时向法院提出受援人系因履行职责而制服被害人,其与本案另一被告人张某某并没有主观上的共同故意,且另一被告人张某某的殴打行为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原因。据此,辩护人提出了如下辩护观点:

首先,被害人张某某重伤致死系多种原因造成的,在被告人郭某等人与被告人张某某无共同犯罪故意的情况下,指控郭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依据不足。虽然被告人郭某当庭认可参与击打被害人赵某某,但警察到来后双方冲突已经结束。而根据起诉书指控及庭审查明的事实,警察离开后, 被告人郭某等人与被害人赵某某再无任何接触。被害人赵某某之所以重伤致死是其与郭某等人脱离接触后,被告人张某某在劝离赵某某的过程中,又将赵某某推倒在地,赵某某因头枕部受力(摔跌等减速性)损伤致重度颅脑损伤继发呼吸循环衰竭。更重要的是由于赵某某醉酒导致其重度颅脑损伤的症状不易被察觉,又被张某某人抬回住处,直到第二天12点才由被告人张某某送某医院救治,后又被转送至某三甲医院抢救,赵某某被多次搬运、转院耽误了宝贵的抢救时机。而根据医学常识,对颅脑重度损伤的病人切忌仓促搬运,同时应及时救医。试想如能及时发现赵某某的损伤,本案的悲剧应该可以得到避免。故,被害人赵某某的重伤致死系多种原因造成的,在被告人郭某等人与张某某无共同犯罪故意的情况下,指控郭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依据不足。

其次,被告人郭某等人系某保安公司委派某单位驻勤的保安,负有及时制止服务区域内违法犯罪行为的职责,在被害人赵某某到驻勤单位门前滋事的情况下,因制止其违法行为与被害人赵某某发生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且其又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并及时报警。

    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承办律师的辩护意见,并委托天津某司法鉴定中心对郭某等人殴打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有无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天津某司法鉴定中心经鉴定认为:被鉴定人赵某某最后一次倒地(即被另一被告人张某某打倒的那次)的方式,是造成头枕部受力(摔跌等减速性损伤)致重度颅脑损伤继发呼吸循环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始发原因。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申请撤回对受援人郭某等人的起诉。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认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申请撤回对郭某等人的起诉,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之规定,裁定如下:准许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撤回对受援人郭某等的起诉。现受援人的强制措施已解除,并回归正常的生活。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较为典型的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主要体现在援助律师熟悉掌握故意伤害罪犯罪的基本构成,特别是本案中部分证据指向受援人对被害人实施殴打行为的情况下,律师提出的殴打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无因果关系的辨护意见,最终被法院和公诉机关采纳;其次、援助律师的办案态度要站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法律的正确实施的高度,努力使每一个案件的当事人都能感受到法律的公平和正义,为依法治国贡献我们法律援助律师的每一份力量。